美帝因经济下滑已无力生产大规模杀伤武器

    2017-09-10 15:53

     
      美国NGO又开始对中国人权状况胡说八道了,惹得咱们《人民日报》很不高兴,连发四篇檄文声讨这个讨厌的非政府组织。要说美国这NGO们也真有些可恶,政府又不给他们一分公款,靠社会捐赠混日子,却偏爱管闲事,年年都要对中国人权指手画脚,手从西半球伸到了东半球。有一位中国人早就教育过他们:手莫伸,伸手必被砍!
      
      当然,咱们也不妨将手伸过去,这些年咱国涌现出不少坚定的反美斗士,其中有几位不但伸手,连人也跳了过去。这些慷慨悲歌之士,前仆后继,义无反顾,令那些丧失民族气节的崇洋媚外者好生汗颜。
      
      早在上个世纪末,北大女生马楠就当着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面慷慨陈词,痛斥美国人权状况恶劣。二年后她深入虎穴亲自去了这个恶劣国家,在这个恶劣环境里考察恶劣状况。考察期间找了个不知恶劣与否的美国人,生了尚未开始恶劣的儿子,她“身在曹营心在汉”,为求“真理”不惜委身西夷,一直苦苦坚持到现在。川岛芳子地下有知,当为这等民族英雄自叹不如。感谢她为祖国作出奉献,祝她早日考察光荣结束,脱离苦海,回到人权状况良好的祖国母亲怀抱。
      
      知名军事专家张召忠教授,在CCTV侃侃而谈,从海湾战争到阿富汗,从伊拉克战争到利比亚,一律预测以美为首的侵略者会以失败而告终,但事实却是总以他预测失败而告终。他痛恨美国人,于是亲自把儿子送到这个令他痛恨的国家去念书,做一个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将山姆大叔那点事读透了,回来接老子的班,继续与美帝对着干。
      
      以往,每当看到反伪斗士司马南揭露那些伪气功假郎中骗人伎俩,敬佩之意油然而生。后来听说司马先生矛头一转对准了美帝国主义,心想总不至于反出个伪美利坚合众国吧?不久前听说他在华盛顿与电梯“亲密接触”了,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去美国反伪而不是去反伪美国。你看他刚踏上这块恶劣的土地就开始表演了,这次反伪项目是用头颅抵住滚动的电梯,以证明美帝的产品不过尔尔,试图叫美国人民也心悦诚服一回。按说他曾用手指抵住飞转的电扇,这回用脑袋抵个劣质电梯应该没问题。只是或者是美国电梯质量太好,或者角度力道等技术问题没处理好,或者下机伊始元气未缓,表演很遗憾地失败了。
      
      不过李承鹏先生是这样认为的:“,改航母战为电梯战,而司马老师敏锐地捕促到这一点,亲赴敌国舍身取义,故并非脑袋被电梯夹了,而是其脑袋英勇地把电梯夹了,成功瓦解了帝国主义尚在试验阶段的武器。我现在真很喜欢司马南,他比右派更能带来欢乐,祝康复,且上一句是真话。”
      
      还有一位艾未未先生又这样说:“‘爱国反美’还必须乘坐华盛顿的滚梯,瞬间准确无误的将猪脑塞进死角,技术难度、情感难度与政治高度的三统一塞,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完美,成为党的十八大追求的目标。”
      
      我还有一种假设:那电梯也是反美的,见司马同志驾到,想给个亲热相拥。只是司马同志一时不太适应这种技术难度相当高的美式拥抱,错把投怀送抱当成投头送脑。中国汉字将这种中西合璧的亲密方式称之为“夹”,只因这空前绝后之一“夹”,篡改了关乎司马前辈司马昭的一句名言:司马南之夹,路人皆知。
      
      我们这样说司马南马楠们或许有些管窥蠡测,美利坚可能还有更大问题需要他们去揭露。听说他们的市长就很不务正业,如纽约曼利厄市的环卫工人并没去参加群体事件,可市长赛拉分却非要去捡垃圾,有一次还被户主发现,告到了警察局,市长却狡辩说捡垃圾为了补贴家用;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那家夜总会的门卫也没有在买菜刀时拒不出示身份证被警察逮走,可市长斯怕克斯却偷偷去当看门人,好在当地警察英明,采取突然袭击,解救了市长,没想到市长竟然说是为了买医疗保险自愿去的;还有费城市,市长助理和市政府办公室人员绝对没在上班时间去洗桑拿,可市长斯特累特为了买一款乔布斯生产的手机,竟然半夜三更亲自搬个椅子亲自去一家手机店门口排了一天队。
      
      待这些事确定完毕,再自豪告诉山姆大叔们,咱们国家的市长们是如何威风八面滴。
      
      

    上一篇:澳门百家官网网站算是回敬了他们曾经对我们的眼馋 |下一篇:痴人药胡居陋室尚能尽阅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