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药胡居陋室尚能尽阅春光

    2017-09-10 16:03

     
      龚祝生最终还是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西郊,西郊肚里大笑脸上小笑,说没想到龚兄还有这一叫法,挺雅的一个姓名,给摧残得如此粗俗不堪,可惜可惜!龚祝生叹道都怪我父母,非要将他们姓按在我头上,孰不知有些姓是连不得的。­
      
      接着二人开始探讨这位“知名不具”究竟是何方神圣,最后达成共识是龚一定得罪了人,人家是前来报复的。­
      
      龚祝生冥思苦索去了,西郊本来想帮助他深刻反省几天的,只是时间不允许,因为一场全国性的居民身份证已经开始,他将扛着笨重的摄影器材,在浙赣皖三地展开为期二年的巡照。他对龚祝生说由于时间关系不能协助你破案了,你自己慢慢琢磨,千万别让那家伙逍遥法外。­
      
      不可随便­
      
      西郊的身份证拍照小组一行四人,从影视演员周迅的家乡衢州出发,第一站是举重运动员占旭刚的家乡开化县;第二站为前国家主席祖藉江西婺源;接着由此入皖,去了现国家主席的祖藉徽州绩溪;再经党的创始人陈独秀老家长江之滨的安庆市;最终到达三国周郎的故居巢湖市庐江县。当他们四只右脚在长江北岸跨上开往南岸芜湖市的渡轮时,己经是二年之后的初夏辰光。­
      
      ,坏人西郊巡游浙赣皖三省当然也能产生一些风月之外的故事。­
      
      占晏康是江西婺源县某镇一位文化员,自称与铁路专家詹天佑是本家。他说占姓原先都写作詹,所以詹天佑也可占天佑。­
      
      占晏康们的任务是每天陪同西郊们东奔西走,每到一村,他们就与村干部们联合起来,将十八岁以上二百岁以下的男男女女叫到西郊的照相机前。完成任务后这伙人就开始打闹斗趣,闹够了再上酒桌喝酒划拳。­
      
      既是文化员,自然懂得几分文化,于是占晏康一见西郊就讲魏晋南北朝的文化。西郊原以为他看过鲁迅先生的文章----西郊自己不读书,没有看过----可他说:“非也非也,我还在我妈的肚子里就开始喜欢了,因为家父喜欢魏晋风度。”占老先生先是喜欢魏碑,接着稍带喜欢上产生魏碑年代的文化。­
      
      儿子从学校启完蒙后,占老先生就对他开讲“建安七子”“竹林七贤”;讲嵇康打铁孔融讥曹;讲阮籍喝酒何晏吃药;讲到陶潜西邻乞食东篱采菊时,老先生如阮籍般喝着酒,神情中带了几分嵇康的张狂。­
      
      占晏康怕西郊不信,就出具有力佐证:他先写了一幅魏碑,指着落款“晏康”二字说父亲就是以何晏嵇康为他命的名。­
      
      幸好西郊早就信了,于是看他如乃父般喝着酒,听他如乃父地演讲开来。­
      
      酒至微醺时,他少了几分乃父的张狂,只是对乃儿进行训导-----如果乃儿在侧的话----他儿子年方四岁,常跟父亲下基层,顺便充当父亲的训导对象及酒精消化剂。­
      
      占晏康于训导中常会询问儿子长大后理想,小家伙回答比较不务正业,要当孙悟空、黑猫警长、甚至唐老鸭米老鼠,就是不愿为人类。西郊觉得有必要引导他具备一个健康现实的志向,就在一个饭后对他进行苦口婆心的开导,指出他所崇尚的那些猴猫鸭鼠有些虚幻,还不如牛羊猪狗可靠,该训导为期一个半小时,小家伙领悟能力不错,很快明白了长大后发展方向。­
      
      待到下次老子训导中涉及儿子志向时,只见小家伙一个立正:“报告老爸!我长大后要去放牛放羊放猪放狗!”­
      
      老爸觉得味道不对,厉声责问:“谁教你说的?”­
      
      儿子再次立正:“岳父!”回答完毕后,扭头就跑。­
      
      小家伙大约知道西郊以后会生女儿,就抢先注了册,一直称西郊为岳父。长大放牛羊猪狗太委屈了他,应该去炒期货。­
      
      二年后的一个夏天,西郊女儿如约而至,翌日早上,他给占晏康发去一则电报:“令郎女友昨晚诞生!”发报美眉开始不解,继而笑得花枝乱颤。­
      
      有时老子不在,西郊就逗儿子,问他爸妈昨晚在床上“打架”吗?如果“打”了,他会将“打斗”过程描述得清清楚楚,他认为爸爸要厉害一点,因为“他把妈妈压在下面,妈妈就哭了。”他说,“他们都以为我睡了,真笨死了,我是假装睡的。”小家伙有心计,应该去炒期货。­
      
      小家伙还爱提问,有次竟提了个生理方面的问题:“岳父,为什么我老爸嘴上和下边会长胡子,我却没有呢?”­
      
      西郊想这题如答不好,他把妈妈搬出来就更难办了,就老老实实告诉他,小蝌蚪没有脚是因为太小,等它长大成了青蛙,就有脚了;你现在还像小蝌蚪一样太小,等长大了,上边下边都会有胡子的。­
      
      占晏康喝酒时西郊不喝,大凡到一处新地方,他总要装作不喝酒,他怕因酒误事。.­
      
      不过他与占晏康斗过一次酒,起因是为成语“酒池肉林”的出处,西郊说是周幽王干的,占晏康说是商纣王干的,最后自然是西郊错了。­
      
      占晏康赢得有些得意了,讥讽西郊喝酒不行文化不行,看来也只有照相马马虎虎了。西郊笑道:“才太疏学太浅事实,酒不喝拳不会未必。”占晏康不屑地说:“你还敢说未必,要不咱俩晚上切磋切磋?”西郊说:“悉听尊便!”­
      
      当晚他们一共喝了二瓶江西特产“四特”酒,第一瓶平分喝下,第二瓶划拳,占晏康不幸将一瓶酒享用了九成,从而以他吐了三次睡了一天完败告终。­
      
      事后西郊告诉占晏康,他在当地就是划拳好手,几天观察下来,早将占那几个指法看了个透彻,结果自然在他股掌之下烂醉如泥。­
      
      占晏康喝酒训儿讲魏晋文化之外,当然还猎涉其他。有次西郊借他所说的一段文革掌故,开了一个类似龚祝生的玩笑,好在相互间打闹惯了,事后三笑了之。­
      
      这段掌故西郊也曾听过,说文革中某造反派将某著名书法家贴在某墙角的警示“不可随处小便”揭下裁改为“小处不可随便”,装裱珍藏,一时传为美谈。­
      
      占晏康说便说了,大伙赞也赞了,他偏意犹未尽,时常借机发挥一番,见有人行为不雅,就叫将起来:“此处不准小便!”­
      
      那天忙完一个村子,即将打道回镇政府前,两人照例斗上了嘴,占晏康才高好几斗,又能言善辩,不学无术的西郊哪是他对手。占晏康见长了自己的威风灭了西郊的气焰,不免又得起意来,扔下西郊顾自向路人传达书法家的警示去了。­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他们开拔时,有不少男女老少来“夹道欢送”。西郊趁占晏康不备,将一张纸条挂在他后衣领上。­
      
      两旁人群见到他背上纸条,哄笑起来,有人高声念道:“此地不准小便!”­
      
      占晏康听得真切,频频回头微笑并招手致意:“好好好!记住,不可随处小便。”­
      
      他的猪腰子脸在斜晖映照下神采飞扬,他背上的“禁示”在微风吹拂下猎猎飞扬。­
      
      他满面春风,迎着晚霞,左手牵着长大后放牛放羊放猪放狗、上下边还没长胡子的宝贝儿子,右手不断在空中挥划意念中的魏碑,一直划到五里路外的镇政府……­
      
      

    上一篇:美帝因经济下滑已无力生产大规模杀伤武器 |下一篇:没有了